世界体育报服软了? 这一次 广州恒大该高兴了

\n
前不久,《世界体育报》因捏造保利尼奥罢训的不实消息惹怒了 广州恒大, 广州恒大于是委托代理律师要起诉《世界体育报》。至于起诉的进展如何,不得而知。不过从《世界体育报》今天报道的这则消息来看,他们难道是向 广州恒大服软了?
《世界体育报》这次报道的依然是关于 广州恒大的保利尼奥,不过这次他们不再进行转会巴萨的渲染,而是采访了前巴萨球星里瓦尔多,并截取了一段瓦尔多的原话。
\n
里瓦尔多说:“保利尼奥是一位非常伟大的球员,他很有水平,我不知道现在他跟巴萨谈得怎么样了,但如果巴萨能够签下保利尼奥,那将是一笔伟大的签约。”
\n
很显然,《世界体育报》的用意非常明显,那就是借用里瓦尔多的名气和影响力来拔高保利尼奥,而保利尼奥目前是不会转回巴萨的,他仍将效力 广州恒大。对于 广州恒大来说,自己的当家球星被《世界体育报》如此重视和赞美,自然事件好事。不仅可以增加以后的转会筹码,还能增加俱乐部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度。

在这个60岁还被称为中年人的社会里,我们的童年好像被注了水。青春期兼并了更年期,让很多的大孩子、老小儿横行于世。影视剧里三四十岁的男女演员们还在演着学生时代的戏码,满脸玻尿酸的皮肤光滑的看不出一点褶子,艺术就是这样来源于生活。

但是,无论我们怎样不承认,当你发现偶尔一次的运动就会全身酸痛,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管你叫大叔时,你终究会承认你的老态龙钟,今不如昔。所以我从不相信最美不过夕阳红。据我所知,身边过了30岁的人都很少过生日,无论男女,还不是怕被人提醒自己又老了一岁。我想,人们如果真的如电影《返老还童》般一样的逆生长,那对于衰老的恐惧会不会能更淡一点。

于是,在国内被各种补学班占据业余时间的小孩们,总让人觉得童年缺少了些什么。上个赛季,18岁的朝鲜前锋韩光宋在意甲进球了,这仅仅是他第二次代表卡利亚里出场,就攻破了哈特的球门,虽然不是世界波。而在我们这,18岁的球员似乎只配在青年队厮混,也许是他们拒绝成长,于是被一个叫做U23的新政在中超的比赛中被拔苗助长。无论是影视还是足球,小鲜肉都不敌老戏骨。

所以,不自觉地,我开始怀念那个单纯的年代。因为那里曾有位追风少年欧文,印象里,他接到贝克汉姆的长传,带球冲向对方球门。那一刻,岁月静好,仍是少年。

比起现在玩赛马作解说去各地走穴的欧文来说,刚出道的欧文可爱的简直像个天使,不,就是天使。彼时那个面容俊朗的少年,恰如利物浦的港口的一缕海风,柔和,淳朴,让你一下就爱上了他。在希勒、科尔、亨利、哈塞尔巴因克等一众英超杀手面前,这个初出茅庐的邻家大男孩丝毫不落下风。那时,欧文上演最熟悉的桥段就是用速度冲破敌营,面对门将打死角得分。而我始终认为,除了大罗,欧文的单刀球是最稳的,他让我觉得面对门将几乎就和进球画上了等号。

在法兰西,欧文单枪匹马横跨半个球场,攻破了阿根廷的大门,那一脚射门赢得了多少迷妹,俘获了多少球迷的心。世预赛上,英格兰客场迎战德国战车的关键一役,欧文上演了帽子戏法,帮助英格兰历史性地以5-1战胜了宿敌。那时的金童,在我眼里只有欧文。那个拿到金球奖,面对镜头阳光少年的形象,永远刻在了你我的心中。

在你永远不会独行的歌声中,一袭红色的战袍见证了欧文最好的年代,老大哥福勒因他而失宠,前辈拉什在欧战的进球纪录因他而作古,哪怕杰拉德都只能给他做僚机。以至于后来有人说有个叫鲁尼的小子横空出世犹如当年的欧文,我满是不屑,有种“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”之感。欧文共为红军出场267次打进158个进球,没人知道,如果一直留在安菲尔德,欧文会取得怎样的成就。

但你我以为的故事,有时并不会按照我们的本愿发展。那时的利物浦虽然也是一支劲旅,但早已没了20年前称霸一方的壮志。不再是顶级豪门的她,也已经放不进欧文的心里。不能说欧文去皇马就是错误的,但是你不得不相信,有时候一种选择,就是一种人生。

2004年8月,欧文以1200万英镑转会皇马,告别了效力8年之久的利物浦。而他不曾想到,在自己离开后不久,杰拉德和队友们就在伊斯坦布尔举起了欧冠奖杯。而在皇马的群星璀璨的银河战队中,劳尔和大罗像两座大山般不可撼动,欧文虽然偶有闪光,但更多的则是蹉跎于替补席,看着他人的表演。

当老天爷要打击一个男人的时候,总是会使用组合拳。如果说皇马替补生涯是欧文职业生涯的转折点,那么伤病则几乎摧毁了这个男人。纽卡斯尔盛大的欢迎也没有等到欧文的第二春,短暂的高光后,他开始频频受伤,当赖以成名的速度不在,欧文也成了球队的鸡肋,以至于他成为自由身后,甚至专门做了一份简历求职。这个曾被誉为大英帝国荣光的追风少年,似乎再也达不到人们的期待了。

于是,当他身背曼联的7号,让人们对弗格森的选择都颇为差异。不靠速度,甚至不奢求主力的欧文却开始了在梦剧场的演出。欧冠帽子戏法、联赛杯冠军、联赛冠军,特别是在曼市德比的那场4:3的补时绝杀,让“弗格森时间”成为了媒体热议的话题。也许他没有达到我们所期许的高度,但他至少一直在努力证明,自己始终有一颗不屈服于伤病和年龄侵扰的心。

在斯托克城的短暂驻足后,欧文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,时光终究赶上了这位追风少年的脚步,相比于出道时的惊艳,他的离别的确有些过于平淡。没有退役仪式,没有冠军奖杯,只有那些往事如烟伴随着你我的记忆,或远或近。但也许,这就已经足够。

愿你我走出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

世界体育报服软了? 这一次 广州恒大该高兴了